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江苏法制报》2020年5月8日第A08版:打苍蝇,母亲为何恐惧?
作者:海安法院    发布时间:2020-05-08 打印 字号: | | 阅读:

子女雇佣保姆照顾中风老人,保姆不耐烦老人吵扰,对其进行威吓虐待,子女发现后报警。日前,海安法院审结这起虐待被看护人案件,判决被告人蒋某犯虐待被看护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禁止被告人蒋某从事看护工作三年。

母亲中风 子女请保姆看护

2017年,年近80的顾某突然中风。从医院回家后,顾某虽然还可以起床,但吃饭、穿衣等都离不开人照应。顾某的子女轮流照顾母亲,由于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庭、工作,有时难免分身乏术、力不从心,为了给母亲更好的照顾,子女们商量着找个保姆全天候看护。

2018年2月,在朋友的介绍下,顾某儿子任某雇佣了蒋某到家中看护母亲,蒋某的任务是负责帮助顾某日常擦洗、喂饭等工作,她觉得这些事儿自己能做,便接下活儿住了下来。后来,顾某由于骨折再也不能起床了,全部都要卧床,再加上不能说话,无法清楚表达自己的意思,有时情绪会变得烦躁,会叫或哭,蒋某得定时给顾某翻身,让她舒服一点。

有了蒋某的分担,子女们可以时常看望母亲,母亲也能够得到精心的照料陪伴,一家人与蒋某相处融洽。蒋某需要休息时,任某姐弟会接替照顾。时间久了,蒋某的井井有条大家都看在眼里,对她的工作很满意,也很相信蒋某。任某姐姐说,2019年开始,为了让蒋某休息好,他们让蒋某睡到二楼,母亲睡在一楼,蒋某到时间下楼给母亲翻个身就行。

发现问题 监控视频显真相

2019年9月底,蒋某因家中有事请假,任某姐姐便过来接替看护。到家时,她发现母亲鼻子上有一块没皮了,问母亲怎么回事,母亲也只是一个劲儿地哭。或许是母子连心,任某姐姐总觉得母亲的表现不太寻常,似乎受了委屈。她把事情告诉了弟弟,才知道这段时间,每当弟弟单独陪着母亲时,母亲也总是哭。

姐弟俩讨论着原因,当姐姐猜测会不会是蒋某打了母亲时,随即得到弟媳的否定,毕竟蒋某照顾母亲时间也不短了,她不是这样的人。弟弟想起家里装了监控,让姐姐查看一下,希望可以找到问题的关键。不看不知道,眼前的视频令姐姐震惊了,心中的怒火油然而生,眼泪夺眶而出。监控中的画面虽然是夜里,但蒋某伸手打母亲的样子却格外“清晰”,母亲的叫喊声更是让她感到阵阵揪心。姐姐将视频传给弟弟,由于监控录像只能储存三天,蒋某从何时开始虐待母亲大家无从知晓。二人将现有视频来回全部翻看,发现其中一天蒋某竟然有七次殴打行为。一家人都不愿相信,这个照顾了母亲一年多的大姐会这样粗暴地对待母亲。

第二天,任某姐弟找蒋某对质,蒋某刚开始不承认,直到拿出监控视频,蒋某才推说只是吓吓顾某,没有真打。母亲不寻常的神情和监控事实摆在那里,虽然不能说话,但母亲的意识是清楚的。任某姐弟气愤又愧疚,本是找人照顾好母亲,却发生了这样的事,还让母亲受了委屈。任某立即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据任某姐姐陈述,母亲顾某在那之后,听到人谈论这件事就会哭,整个人也更加敏感了,蒋某的做法给其母亲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新请的保姆告诉女主人,有一次打苍蝇,女主人的母亲会感到害怕。

查清事实 保姆终受到惩罚

案发后,蒋某女儿经社区民警通知,主动将蒋某送至公安机关。蒋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事实。蒋某称那段时间自己腰不好,心情比较烦躁,老人夜里又总是哭或者喊叫,她要楼上楼下来回跑帮着翻身,长时间照顾老人无法正常休息,听到老人的叫喊声就更是心烦。2019年8月底开始,其因不耐烦顾某吵扰,在帮助顾某翻身时动作就变得粗鲁,并采取揪耳朵、打屁股、打耳光等方式,威吓顾某不要吵扰。一开始打得少,后来觉得无所谓次数逐渐增多。

海安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蒋某对其负有看护职责的患病老人实施虐待行为,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虐待被看护人罪。被告人蒋某经其女儿陪同投案,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视为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蒋某认罪认罚,依法可从宽处罚。被告人蒋某在庭审中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综合考量被告人蒋某的犯罪情节、悔罪表现及监管条件,对其可适用缓刑。被告人蒋某实施了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根据犯罪情况,为预防其再犯罪,应对其适用从业禁止。遂依法对其作出上述判决。

【法官点评】

近年来,幼儿园老师虐待小朋友、保姆虐待老人等新闻时有发生,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他们遇到危险时的反抗能力都不如健康的成年人,有时即使心怀不轨、心灵扭曲的人伤害了他们,可能也是有苦难言。上述案件中,如果没有监控视频为证,顾某的子女也难以发现母亲受到的伤害。法律可以惩处犯罪之人,身体的伤痛可以痊愈,但心理受到的创伤可能会伴随一生。

将心比心,看护人应严格遵守自己的职业道德,否则必将受到严处。父母、子女也应该给予儿童、老年人更多的关心,避免他们受到伤害。
责任编辑:海安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