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江海晚报》2017年9月16日:法官“猎三窟”成功执结237万
作者:海安法院    发布时间:2017-09-19 打印 字号: | |
公司账户被冻结后即停止使用,启用混同公司账户作交易往来,再被冻结后再停用,复又启动员工个人账户……14日,记者获悉,在一起执行案件中,被执行人鲜活演绎了“狡兔三窟”之逃避执行版。在历经一年半的时间里,海安法院执行法官以执着、细致和担当,赢得了这场较量,成功执结合同纠纷款237万元。

火眼金睛,

按迹循踪盯紧“狡兔”

位于南通的正一公司,与邻市的合众公司有买卖合同纠纷。2015年6月,双方在法院调解下达成协议:合众公司与8月底前,给付正一公司货款233万元。但履行期届满,合众未能给付。同年10月10日,正一公司向海安法院申请执行。

案件流转到执行法官杨朋涛手上。他立即在网上查询被执行人合众公司账户,并对账上7万元进行冻结扣划。杨朋涛和书记员来到该公司,负责人出面解释: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强是当地省、市人大代表,常在外地公务。受经济环境等因素影响,现在公司财务状况不好。经查询,这家公司确是邻市法院数十起案件的被执行人,且均未能执行到位。

“这是块硬骨头!”杨朋涛心想,此后几次到合众公司,公司法人均避而不见。经法院审核,合众公司及法定代表人王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一个月后,他再次查询,显示公司账户自冻结后再无交易往来。但公司车间正常运转的情景在他脑中闪过,杨朋涛推断:“公司肯定另有账户。”

通过查询,杨朋涛发现,在合众公司的注册经营地,还另有一家全众公司。细查后发现全众公司名下没有员工、无固定资产,且绝大多数账目进出与合众公司有关,包括代缴水电费、税金、支付工人工资、与客户账款等。

“典型的‘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在认定两公司资产混同后,杨朋涛立即冻结全众公司账户,扣划账上30万元,并按程序通知全众公司。对方并未提出异议,但账户自冻结后再无资金往来。

公司仍在经营,资金从哪儿来?在加班的灯光里,杨朋涛通过账目往来细节,锁定合众公司曾经的员工——吴勤的个人账户。在执行局局长王德俊支持下,杨朋涛次日一早到银行冻结了吴勤账户本案未执行到位的本息200余万元。

杨朋涛很快收到吴勤的执行异议申请,提交申请的是律师。杨朋涛本人总以在外省出差为由推脱不出面。

齐心协力,

执行动作“既狠也稳”

思及合众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强系人大代表,局长王德俊专程随杨朋涛前往该市人大,向他们通报该案情况,请他们协助联系王强,接待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别说你们,连我们都找不到他”。随后一个多月,王强仍未露面,找到公司出面的仍是副总赵谦。赵谦“诚恳”地表明,公司准备申请破产了。

回海安的路上,王德俊与杨朋涛分析案情认为,如果合众公司真准备申请破产,那么冻结的200余万元也许会成为破产清算资金,相较合众公司的债务,本案申请执行人的权益就不一定能全额保障了。两人当即调转车头回到该地银行,对冻结款进行异地扣押。

不料此举却引来“腹背受敌”。当该款扣划到海安法院账户,吴勤向有关部门投诉;王强主动打来电话,外强中干地抗议;而申请人正一公司一方,得知已划至法院账户的钱不宜立即出账给自己,对法院的公正和效率表示了强烈质疑。

“公正司法的原则必须坚守,这是法官、也是法院的底线,不因任何原因打折。”海安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任智峰要求加大对吴勤的调查力度,尽快为资金定性,以高效执行为企业资金正常运转护航。

其间,杨朋涛多次协同王强住所地法院,组织双方协商。合众公司为表诚意,给付货款10万元。其后,双方有恃无恐、寸土不让的态度使和解陷入僵局。

短兵交接,

扎实工作赢得较量

与此同时,杨朋涛没有放松对吴勤的调查。“合众公司怎么会挑中吴勤这个曾经的员工做这件事?”

为此,杨朋涛来到吴勤住所地村委会,找到村干部进行调查,得知吴勤与王强是亲戚关系,虽非近亲,但走得较近。难怪身份信息上均没有显示,为确保无误,杨朋涛又找到吴勤的邻居,甚至吴勤的两个哥哥,得到了同样的回答。

“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吴勤。”密切关注案件进展的王德俊拍案而起,邀请法警大队参与,召开执行长联席会议,制定执行预案,并由其亲自带队,再赴吴勤老家查找其下落。凌晨4点从海安出发,在天亮之前赶到吴勤家,但仍然扑了空。随即找到吴勤的律师,当律师信誓旦旦吴勤与王强绝对没有任何关系时,杨朋涛当即指出调查结果是两人是走得很近的亲属关系,并严正让律师为当事人考虑涉嫌协助规避执行的法律后果。律师被突如其来的状况震慑得脸红,表示会去做当事人工作。很快,王强再次致电杨朋涛,主动表明将帮忙找吴勤,请法院再次组织协调。

王德俊、杨朋涛再次组织双方协商,并最终达成和解协议:除已由合众、全众公司支付及被扣划的款项外,合众公司一次性给付正一公司货款本息余额190余万元,并承担执行费用,从吴勤被冻结账户直接划拨。从未现真身的吴勤也一脸尴尬地赶到法院,撤回了执行异议申请。至此,正一公司237万元执行款全部执行到位。

“自从被列入黑名单,出去开会、谈业务都不能乘高铁、坐飞机,现在好了,还请你们尽快帮我销了这个黑名。”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强签字后也是长舒一口气。

(文中企业及人物系化名)


责任编辑:海安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