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
我为“民告官”案把脉
作者:    发布时间:2015-10-26 打印 字号: | |
2014年12月5日,海安县人民法院行政庭公开开庭审理了原告穆某诉某市国土资源局《收回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决定书》的行政行为违法。我作为人民陪审员参与了本案的审理。
    案情是这样的,原告在2004年至2006年通过企业改制受让,签订产权转让合同,将在工商登记改制前的两企业更名为自己的企业。并获有某市国土资源局(2006)250号批准受让土地通知文本,取得了(2002)第232号国有土地使用证。2013年被告国土资源局认为原告获有的这宗土地时签订的合同中,资料不完整,利用欺骗的手法,骗取了土地使用权证,因此,作出了收回土地使用权的决定。原告诉称,在被告作出收回原告土地使用权前,被告已同意将这宗土地的使用权交给了某地方粮食储备库使用,违法将土地上的房屋强行拆除,请求撤销被告的收回决定。
    参加庭审,我从激烈的辩论中,可以看出,原告为维权千方百计找理由、找依据,被告为维持自己的行为百般辩解,一步不让。在他们情绪激昂的辩论声中,我把出了这桩民告官案的“脉博”。
    一、我感到原告的脉跳正常。便民企业改制中,通过签订产权出让合同,经有权部门认可,取得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这一点有证有据,时隔7年,政府部门为何认为“双证”不合法并予以注销呢,原告茫然无措。事实上政府早将这一块地划拨给了某市粮食储备中心。原告认为土地出让给自己不合法,而划拨给粮食储备中心就合法,是权大还是法大?。
    二、我感到被告的脉搏异常。被告称,原告利用虚假的权属来源资料骗取了土地使用权证,被告就这么容易受骗上当。又说资产转让合同无效,但对原告支付对价所取得的房屋,为何得不到公平的补偿?难道企业改制中不规范的行为都要求原告买单吗?况且真正有错也可以通过摆事实讲道理予以更正。
     三、我还感到法官的脉搏平稳。法官的法槌敲在阳光下,他们听证据说话,他们依法律评判。只是有一种焦虑,官民关系何时才能   步入法治的轨道。如果谁都说:“我输不起”,那么谁该输?
     本案中,原告在2007年2月14日就持有国土资源局发给的使用证,直至2014年5月5日前没有被注销,其土地的合法使用权在没有取消前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即使说,原告的房屋所有权证和国有土地使用权证,虽然被撤销式吊销,原告占有房屋和土地的事实没有改变,其合法权益也应受到保护。至于原告在此过程中不当行为,该承担责任的应按法办事。一句话,一切都应按法办事。
责任编辑:海安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