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
长城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9-26 打印 字号: | |
某日,发呆,翻翻词典,看到“长城”这个词。在汉语中,长城就是“长长的城墙”之意,英文则翻译做“Great Wall”。我们的先人在为其命名时,并无任何感情色彩,甚至赞扬,乃至于称其为伟大的意味。从不知崇洋为何物的时代流传下来的民间故事中,长城是和孟姜女联系在一起的,它只是秦皇帝暴虐的表现;古代的诗词,仅将长城作为边关战事的地点;历史文献的记载,也只把它当做防御工事:我们的祖先,从未视长城如今人所说的伟大。而今人一提起长城,必赞其伟大,理由是,外国人把它称为“伟大的城墙”,据说,外国宇航员到了太空,登上月球,看得见的地球上唯一的人工标志,就是如细蛇般蜿蜒的长城。
    何以我们原来看了千百年,挺普通的东西,到了现代被外国人一提及,说几声“very good”就变得宝贵甚至伟大了?不仅是长城,还有其他的本来我们自己都已经淡忘甚至于要遗弃了,恰巧几个外国人来旅游,顺路看见以前从没见过的东西,觉得希奇,多看了几眼,出于礼貌赞了几句。国人就觉得了不得了,外国人都说这东西好,这肯定是宝贝。于是就在报纸上吹嘘,圈地建旅游景点,包装一番,积极筹措着申遗了。还有的历史人物,本来已有公论,忽而外国人发表了不同的见解,国人都纷纷扰扰起来,摆出学者样子,重新审视了。历史本无定论,谁都可以发表新解,前提是要有细致、可靠的研究。只单凭了外国人的见解才“醒悟”了,终使人疑惑国人原无主见,或是以前的结论竟是无稽之谈,要不何以外国人几句话就扭转了乾坤呢?
    外国人对中国的赞誉,大多总不免流于器物,而非文明精髓。在外国人,也许是对中国的了解太肤浅。中国的文明精髓,我们国人自己也忘掉、丢掉得差不多了,又何必苛求于外国人。而对外国人的赞也不必太滋滋然,如闻天籁,乐得觉也睡不安稳。外国人从小养成的礼貌习惯,是乐于鼓励,多说好话的,比不得他们在台上的政客,更不及近代以来,一扫谦谦君子之风而“疾恶如仇”的国人。
    在中国人,骨子里透出的是不自信、自卑。近现代以来被外国欺侮得怕了,身体受了伤不说,连精神气都丢了。一涉及外国人,啊呀,他可是八国联军的后代,曾经打到金銮殿,把咱皇帝都吓跑了呀!正经事还没提,就蒙上了一层历史阴影,先自矮了半截。就好比两人凑一块儿谈事情,甲一见到乙就心里哆嗦,呀,不得了,当年他爷爷把我爷爷打得那叫个狠哪,我可得陪着小心,陪着笑脸,让他别再揍我才行。甲何以不会想,乙的爷爷真不是个东西,当年把我爷爷打得那叫个狠,对这小子,我得精神着点,再不能让他占了便宜。
国人迷信外国人还有个原因,现在的国人不信资本主义也不信马列主义,只信金钱,谁有钱就信谁,谁有钱,谁的话就是真理。长城也好,申遗也好,列祖列宗也好,只要能赚钱就是伟大的,最好能赚点美圆。
    所以,对于真的尊重长城这些祖先遗产的人来说,不必太在乎外国人怎么说。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再躺在祖先遗产上数钞票,而要想着该给子孙后代留点有意义有价值的遗产了。
责任编辑:海安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