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调研园地 > 案例报道 >
巨额债务从天降 前妻举证巧脱身
作者:海安法院    发布时间:2017-07-20 打印 字号: | |
离婚后,前妻被一起告到了法院,要求共同偿还35万元借款。其实,这笔钱是前夫欠下的赌债,那么前妻该如何搜集证据,来摆脱这笔债务呢?

    2011年1月,张丽与周伟结婚。然而,没过多久,张丽便发现周伟经常去打牌。3月的一天晚上,醉醺醺的周伟回到家,吵醒了熟睡的张丽。张丽忍不住说了他几句,周伟那天输了不少钱,心情不好,借着酒劲打了妻子两巴掌。于是很快两人便分居了。

    同年6月的一天,张丽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民警通知张丽,周伟因赌博被拘留、罚款,让她到派出所办理相关手续。此后,不断有人上门讨要赌债。张丽无法忍受,决定替周伟还债,但要求以离婚为条件。2014年初,两人到民政局部门办理了离婚手续,并在离婚协议中写明,双方无共同财产,债务由各自承担。

    2016年初,张丽在居住小区的公告栏上,看到法院张贴的传票,周伟的一位叫郑志的朋友将周伟告到法院索要35万元借款,法院要求张丽出庭应诉。张丽认为,她和周伟早已离婚,而且离婚协议写明了周伟的债务与她无关,就没有出庭。可是不久后,张丽却收到了要求她与周伟共同还钱的法院一审判决。

    张丽急忙到法院了解情况。原来周伟在分居期间向郑志借了35万元,因为借条写的是“因生产经营需要”而借款,并且借款发生在婚姻期间,所以法院认定这笔钱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周伟一直做的是小本生意,怎么会突然借35万元呢?张丽认为,这些钱很有可能是赌债。婚都离了,难道还要共同偿还这笔赌债吗?

    于是,心有不甘的张丽上诉到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为了证明自己对债务不知情,张丽先是请小区居委会出示了分居证明,以及自己银行卡流水,表明借款时她没有与周伟共同生活。

    可是法庭上,周伟却在坚称借款是夫妻共同债务,他告诉法官,那段时间他与张丽有矛盾,他希望自己的事业能有起色,有足够经济实力来挽回婚姻,所以才向郑志借款,用于扩大经营。

    分居前后,周伟都在忙着赌博,何来扩大经营之说?为了揭穿前夫谎言,张丽请了刘琴等朋友作证,还拿出周伟多次往返澳门、柬埔寨的登机牌,以及出入两地赌场消费的票据。

    张丽仔细看了借条的落款时间,发现就在写下借条的第二天,周伟便因赌博被派出所行政拘留了。派出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写明了周伟参与赌博,赌资巨大。张丽告诉法官,已经被行政拘留的周伟根本没有能力扩大经营。张丽还调出周伟公司账户银行卡的流水记录,证明35万元从未存入周伟的公司账户里。

    为了证明郑志知道周伟嗜赌,张丽还拿出自己的婚宴录像。张丽说,郑志和周伟是多年的朋友,应该了解对方品行,当初结婚时郑志还提醒过她,这足以证明郑志对周伟赌博是知情的,郑志借钱给他时更应该谨慎。

    南通中院审理后认为,周伟在短时间内借款几十万元,明显超出日常生活及生产经营所需。张丽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郑志对周伟从事的生意及其个人品行是了解的,所以郑志向周伟出借大额款项时有注意的义务,也就是说他对这笔借款的实际用途应提前了解。

    法院经过调查还发现,向郑志借款前后的那段时间,周伟还向其他人多次举债。周伟有赌博的恶习,郑志在不清楚35万元是否用于张丽与周伟的共同生活时,草率出借,应承担不利的后果。

    近日,南通中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这笔借款与张丽无关,由周伟独自归还35万元。

    “发现夫妻一方赌博时,除了及时劝阻,平时应注意保留证据。”该案二审承办法官顾华提醒说,日常生活中,一方借赌债写欠条,多数都会写明这笔借款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审理这类案件时,借条并不是法官做出判断的唯一凭证,如果另一方积极举证,是有可能扭转官司局面的。
责任编辑:海安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