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调研园地 > 案例报道 >
如厕矛盾发生以后……
作者:海安法院    发布时间:2016-02-24 打印 字号: | |
“太感谢法官了,想不到正月十六你们就能深入基层,连上厕所这点矛盾也帮助我们化解了,请求你们今后经常到村里来指导工作。”正月十六,江苏省海安县曲塘镇龙池村支书戴文林紧紧握住海安法院储卫民法官的手,连声表示谢意。节后“第一炮”的成功,为今年“千警进社区”活动开好了头、起好了步。
    龙池村位于南通市海安县与泰州市姜堰区交界处的姜黄河边上,由于地处偏远,这里经济相对落后,民风较为淳朴,但法制意识不够强,甚至遇到矛盾依赖暴力自行救济。刘铁宏与刘金喜系龙池村前后紧邻,二人又共一曾祖父。今年58岁的刘铁宏长期单身,近年来找一四川女子为伴,尚未正式登记结婚。2015年,为改善自家生活条件,刘铁宏在原主房西侧建设两上两下简易楼房一栋。不久,刘铁宏未与刘金喜协商,即在其简易楼房后侧、刘金喜房屋南侧自行修建了厕所。
    刘金喜一家认为该厕所不仅越过了两家的宅基地界址,而且对刘金喜一家今后的生活产生严重影响。为此,刘金喜一家多次与刘铁宏交涉,要求刘铁宏拆除厕所,但刘铁宏一直坚持厕所建在自家宅基地上,与刘金喜无关,拒绝理会刘金喜。刘金喜妻子亦系外来妹,性格刚烈。纠纷发生后,两家不断争吵,有时拳脚相加。村干部反复登门调解,矛盾未能有效化解。
    今年正月初二,刘金喜一家请来数十名亲戚朋友。仗着人多势众,刘金喜夫妇再次与刘铁宏展开交涉,被刘铁宏严词拒绝。刘金喜夫妇盛怒之下,与刘铁宏武力相会,不仅将刘铁宏所建厕所的后墙和屋顶捣坏,打碎了刘铁宏楼房的四块窗户玻璃,而且纠缠中将刘铁宏手臂扭伤。村干部接报后,即刻前来钝化矛盾。邻居拨打110后,警方赶至现场处警。尽管矛盾暂时得到缓冲,但未根本性消解,仍然如活火山一般随时可能爆发。此后,村里分头或集中组织双方当事人多次调解,进展仍不明显。万般无奈之下,村民调主任周靖于元宵节的下午拨通了“千警进社区”联系法官储卫民的电话。
    储卫民向其所在的行政庭庭长徐爱贤汇报后,徐爱贤要求迅速会同村干部组织一次强有力的调解行动。正月十六一大早,储卫民、徐爱贤、钱军一行驱车50余里赶至龙池村委会。在村委会,通过近两小时倾听双方当事人和村干部陈述,基本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而,对刘铁宏所建厕所是否越过界址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储卫民果断决定中止调解,组织双方当事人和村干部前往现场丈量宅基地。
    到达现场后,一村民代表陈述,1997年时当地曾将前后邻居间的房屋中枢距离确定为12.5米,前邻屋后1.5米宽的土地为前邻的宅基地,与后邻宅基地相邻处再留1米宽作为公共路道。由于历史的变迁,村民建房过程中前、后墙挪动位置并不鲜见,且中间公共路道被瓜分使用普遍存在,以原先的标准丈量确定厕所是否越界,已不符合客观实际。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时,细心的储卫民在现场寻觅起踪迹,突然发现两家宅基地交界处有数个前后连接横放着的水泥柱。储卫民灵机一动,询问水泥柱的来源和两侧所种蔬菜的主人。刘铁宏未加思索直接表示水泥柱由其放置多年,水泥柱南侧的蔬菜由其栽种,北侧的蔬菜是刘金喜家的。刘金喜认可刘铁宏的陈述。储卫民的提问引发了在场众人的思索,大家很快会意到储法官智慧所及之处。大家一致认为,历经岁月流逝,水泥柱已形成两家的自然界址,从肉眼观测,刘铁宏所建厕所已向北延伸,可以认定刘铁宏越过两家自然形成的宅基地界址建厕所。面对众口一词的分析,刘铁宏高昂的语调慢慢降低。
    回到村委会后,储卫民一行与村干部很快会商出调解的基本方向和思路。其后,经过半小时背靠背调解,双方当事人分歧不断缩小,很快达成和解方案,即刘铁宏自愿在10日内拆除厕所,而刘金喜则赔偿刘铁宏损失700元。
    刘金喜当即履行赔偿款后,出现了前文一幕。
    2015年以来,海安法院按照县委安排持续推进“千警进社区”活动,向全县每一个行政村、居派出挂钩联系法官,与基层保持常态化联系,为村、居化解了大量棘手矛盾。今年初,海安法院院长王平专题召开“千警进社区”研讨会,明确要求全院法官持之以恒抓好“千警进社区”活动。一系列举措为节后“第一炮”打下了良好基础。

文章出处:知识产权庭
文章作者:钱军、孙江华
责任编辑:海安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