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调研园地 > 案例报道 >
“黄金大盗”落网记
作者:海安法院    发布时间:2016-02-03 打印 字号: | |
夜幕降临,金店来了“不速之客”;费尽心机,却聪明反被聪明误。且看“黄金大盗”如何落网……
                                                       束手就擒
    2015年7月17日晚上21点45分,保安老程像往常一样拿着手电出去巡更。在确认过周边没有任何异样后,他回到了值班室。
    老程供职的是江苏省海安县一家大型金店,平时顾客络绎不绝,又位于繁华的闹市口,安保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刚坐下,老程就看到监控里有个影子闪过去。“不好,难道有贼?”老程心头一紧。他赶紧拿起旁边的电话,通知了值班经理张祥。
    “你别慌,再继续盯着,说不定是没有清场的顾客,我马上就到!”张祥挂断电话,赶了过来。
    老程再仔细看着,果然是一个穿着雨衣的人,正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不像是顾客……”老程心里嘀咕着。
    就在此时,金店里面的警报器响了起来,“嘟嘟嘟……”急促的声音打破了夜空的宁静。
    老程赶紧起身,注意着金店的几个主要通道。不一会,经理张祥和110民警陆续赶到现场。打开大门,民警冲了进去,一名身着灰色工作服的男子正站在东北角的柜台旁,神色惊讶、慌张。
    “不要动,双手放在柜台上!”眼见抵抗无望,男子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
    民警在搜查中,发现了男子丢弃在金店卫生间内的雨衣,帆布包和起子、钳子等作案工具。
    在公安机关的审讯室里,这位名叫张冲的“黄金大盗”供述了如何走上犯罪之路和自以为“天衣无缝”的盗金计划……
                                                     不思悔改
    张冲出生于海安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因为是最小的弟弟,无论是父母还是姐姐都对他有求必应,十分溺爱。
    初中毕业后,无心向学的张冲跟着别人后面跑起了运输。南来北往的日子异常单调和枯燥,休息的时候“玩两把”就成了他唯一的乐趣。
    转眼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在亲戚的介绍下,张冲和同村的葛美喜结良缘。婚后,张冲就跟着岳父后面学起了木工手艺。
    可没过多久,张冲就开始怀念起以前无拘无束的日子来。偶然的机会,张冲认识了一个自称在北京做“大工程”的朋友,在他的怂恿下,张冲踏上了北上的行程。
    到了北京,张冲才发现,所谓的“大工程”只不过是个体装修。好在张冲学过几天木工活,开弓没有回头箭,只得硬着头皮待了下来。
    搞个体装修不是天天都有活,闲下来的时候张冲又干起了“老本行”。这期间,张冲的“赌瘾”越来越大。刚开始还能赢点钱,后来结算的工钱全部输光了,张冲只得开始借钱度日。
    2008年,在北京混不下去的张冲只得回到了海安。此时,张冲的儿子已经7岁了,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和为家庭辛勤操劳的妻子,张冲心里有了一丝愧疚。他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干点正事,再也不赌了。
    在家人的帮助下,张冲自己干起了个体装修,葛美也租了一个小店面做起了生意,欠的钱也基本还清了。
    就在张冲以为日子渐渐步入正轨的时候,一次吃饭又遇上了以前带他出去的“老板”。酒过三巡之后,张冲禁不住诱惑,再次坐上了赌桌。这次,张冲一下赢了2万元。
    看钱来的这么容易,张冲的内心又一次动摇了,对妻子和儿子的愧疚也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于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坐到赌桌上,幻想着幸运继续降临。
    然后,事与愿违,从那以后,张冲输多赢少,短短一年时间里,就欠下数十万的债务。
为了尽快填补窟窿,张冲开始以买材料、到北京做工程等名义向姐姐、朋友借钱,可借来了的钱他又忍不住去赌。
    纸终究包不住火。不断有债主、朋友找到葛美经营的店铺。2012年底,万般无奈之下,张冲决定出国务工,赚钱还债。
    两年后,葛美满心期待地迎回了归国的丈夫。可她意想不到的是,因为怕辛苦,张冲这两年并没有赚到多少钱,回来后也依然游手好闲。就在张冲回国的第三天,他又去赌了,还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三日。
    丈夫的屡教不改让葛美失望极了,她提出了离婚。在家人的多方劝说下,葛美答应再给张冲一次机会。
                                               冒险一试
    为了挽留妻子,也为了尽快还清债务,张冲一心想着赚钱。可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张冲晃荡了几个月,也没什么收获。
    2015年 7月初的一天,张冲骑着电动车在街上闲逛。路过一家金店的时候,张冲突然停了下来。看着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摆在门口的大金佛,罪恶的念头在他的心里悄然萌生。
    他又骑着电动车在店外面转了两圈,发现并没有可以进入的通道。于是,他佯装成要买金饰的顾客,仔细观察起店里面的情形。张冲发现,店内两侧通道都有楼梯可以上楼,楼上二、三层正在装修,并不属于这家金店。这个“小漏洞”的发现让张冲惊喜不已,他开始琢磨起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尽管心里盘算着,可张冲一时还是没下定决心,他也知道一旦下手,是个“了不得”的大事。
    几天后的一个电话终于让张冲下定了决心。原来,两个月前,他听信朋友的蛊惑,用仅有的几万元钱入伙做工程,结果朋友打来电话,说对方跑路了,钱要不回来了。
    连续几天,张冲摸清楚了金店的营业时间。他找出自己以前帮别人装修用的起子、钳子和玻璃刀等工具,并特地将一字头的起子磨尖,幻想着可以用它撬开柜台的玻璃。
    7月15日晚上10点多,张冲最后一次来到金店踩点。在确保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后,他心满意足地回去了,等待着时机的降临。
    7月17日下起了小雨,张冲心想,雨天有个下手的好机会。下午3点多,他带着事先准备好的东西,穿上红色雨衣,先是骑车到了县城的汽车站,后又打的到了一家大型批发市场,买了包烟又继续打的到了金店附近。
    步行了几百米后,张冲走进金店,并直接从踩好点的楼梯上了三楼。当时有几名工人正在装修,但大家谁也没注意这个“不速之客”。张冲找了个偏僻的房间角落躲了起来。
    过了金店打烊的时间,张冲确认外面已经没人后,从房间里出来,打算从楼梯走到一楼的金店,偷完东西再回来,第二天混在人群里出去。
    可往下走的时候,张冲发现通往一楼的楼梯已经被厚厚的卷帘门挡住。他赶紧冲到另外一边,果然也是一样。他不甘心自己的计划就这么落空了,在二楼到处察看起来。
    走到配电间时,一道微弱的光吸引了张冲的注意。他灵光一闪,想起来这种大型商场都会留有检修口。
    果然不出所料,张冲暗自庆幸。他用工具将检修口挖开,可难题又来了,检修口距离楼下地面还有一段距离,要怎么下去呢?旁边散落的几根没用的电线帮了他的忙,他将电线拴在自己身上,“黄金大盗”就这样从天而降……
                                                                                    自食恶果
    从检修口下来后,正好是银器和玉器的柜台,看到琳琅满目的首饰,张冲乐坏了。可往前走了两步,他却发现黄金柜台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张冲连续看了几个柜台,居然连黄金的影子都没有,顿时傻了眼。
    直到看到保险柜,张冲这才恍然大悟,自己千算万算,居然没想到黄金都被收进保险柜了。不服气的他继续往另外一边的柜台走去,看看是否有“漏网之鱼”,就在此时触动了报警系统,于是出现了前文一幕。
    2015年9月21日,海安县人民检察院以张冲构成盗窃罪依法提起公诉。海安县人民法院先后两次开庭,公开审理了此案。
    庭审中,张冲提出不应当认定他是犯罪未遂,而是犯罪中止和他只是想偷黄金还欠其姐姐1.5万元的债务,不应当认定其犯罪数额特别巨大两点辩解意见。
    海安法院审理后认为,犯罪中止是指犯罪分子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犯罪未遂是指行为人已经着手实施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的行为。本案中,被告人张冲在侦查阶段多次稳定供述之所以放弃盗窃,是由于其无法打开保险箱或携带的工具不能撬开保险箱。因此被告人张冲放弃实施盗窃的原因是由于外在客观原因导致其无法继续盗窃,而非其本身主观上自动放弃犯罪。此外,从监控视频可以看出张冲在触发报警器前,还不时向柜台张望,其主观上还是想盗窃,只不过由于黄金首饰已放入保险箱,导致其无法实施盗窃。
    关于数额的问题。审理中查明,被告人张冲如果只是想还欠其姐姐1.5万元的债务,其完全可以盗窃柜台内价值3万余元的银首饰,而张冲供述称其只想偷黄金,即价值更高的物品,并查看多个柜台寻找黄金,后发现黄金都有可能全部存入保险箱内,保险箱内的黄金即成为盗窃目标。当天被盗金店内的黄金首饰价值高达人民币2900万余元,每个保险箱内存放的黄金首饰价值均超过人民币90万元,因此其盗窃目标的数额特别巨大。
    2016年1月,海安县人民法院对此案公开宣判。被告人张冲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宣判后,张冲在上诉期内没有提出上诉。(文中均系化名)
责任编辑:海安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