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调研园地 > 案例报道 >
同事生日聚会喝酒 一人猝死引出官司
作者:吕群    发布时间:2015-04-09 打印 字号: | |
死者聚餐饮酒后猝死,家属将15名同事告上法庭索赔40余万,经调解,众被告同意给付一定赔偿金。单位车队长过40岁生日,一干同事15人应邀赴宴,这份感情确实难得,但其中一人当晚猝死,乐极生悲,导致了一场悲剧。2015年4月7日,海安县人民法院就审理了一起因参加生日宴会过量饮酒后死亡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共同聚餐饮酒人共同赔偿死者亲属经济损失10万余元。
    45岁的肖某是外地来海安打工人员,在海安一家企业做修理工。2015年1月16日,应本单位车队长颜某邀请,肖某与一干同事到颜某家中赴宴,好客的颜某为亲友准备了白酒、黄酒和饮料。15名同事相聚不易,感到格外亲切,每桌一瓶白酒开启,席间觥筹交措,相谈甚欢。两杯白酒下肚,一向好酒的肖某不免又自斟自饮,喝下了几杯黄酒。宴席散去时,谁也没有发现肖某喝多了。驾驶员开车送单位副总许某离去时,好心的许某将肖某一并带走,因不知肖某住所,许某留下肖某在其租赁屋内休息。其间,肖某呕吐三次,许某帮其清理后,安排肖某睡下,自行去卫生间洗澡,洗漱完毕出来后,发现肖某面色苍白,已经意识全无。许某觉得情况不妙,立即进行人工呼吸,并拨打120前来抢救,医生到场后证实肖某已无生命迹象,送至县人民医院后,医院检查后出具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死亡原因为“醉酒窒息”。
    春节将近,肖某的妻子和上中学的的儿子匆匆为肖某办完了丧事。老肖走了,看着孤儿寡母,同事们都很难过,事主颜某主动拿出5000元,许总拿出2000元,王某拿出1500元,其余12名同事每人拿出1000元,聊表心意。
    家庭突然遭此变故,让人心酸难过。事后,肖某的妻儿、父母一纸诉状把一起聚餐的15名同事都告了。在法庭上,原告说肖某生前身体健康,无病史,赴宴之前身体也无不良反应。
    据聚会的同事说,肖某平时喜好喝酒,常常一人每天喝两顿酒。事后公安机关向共同聚餐人许某、黄某了解,当晚回到许某租赁屋外时肖某身体有些摇晃,还是驾驶员将其扶至二楼许某宿舍的。许某认为,肖某呕吐三次后身体会好受些,自己也没有过多在意,想不到他醉得这么严重,发现他没有知觉后就打了120的电话。
    原告认为,聚会时,同事们以言语和行为强行敬酒、劝酒,对肖某过量饮酒未进行劝阻,发现其醉酒后,未给予及时照料,更没有送医治疗,负有过错,应当给予赔偿。
15名同事中除许某一人外,其余被告辩解称,虽有死亡医学证明,但对肖某未进行尸检,无证据证明肖某死于过量饮酒;各被告共同辩称,同事聚会与肖某死亡没有因果关系,同事们无过错;饮酒后,许某还将肖某带回宿舍,进行了适当的照顾,尽到了帮助照料的义务,不应当承担责任。
    法庭上,原、被告针锋相对,肖某的死因成了一个关键点。尽管对肖某未作尸检,14名被告对其死因提出了质疑,但法官当庭表态,有医疗机构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推定)证明,证实死亡原因系酗酒窒息,各被告无相反证据推翻医疗机构的证明,应当认定肖某系过量饮酒后造成窒息死亡,如果席间有人劝阻其喝酒,或者及时提醒其少喝,发现其饮酒过量后有人给予及时照料,并及时送医解酒,也许肖某就不会发生死亡的后果。但不能证明15名同事恶意劝酒,也没有明知肖某不宜饮酒仍要求其喝酒的事实存在。
    法官庭审小结认为,原告的亲属肖某因醉酒窒息死亡,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同事设宴饮酒时,应当预见到过量饮酒可能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带来严重后果,并应自我控制和约束,但其一贯喜好喝酒,不能对自己进行有效的控制和约束,对其醉酒窒息死亡的后果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被告颜某作为共同聚餐饮酒的邀请人和组织者,更有保证赴宴人饮酒过程中和饮酒后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义务,且该注意义务高于其他一般参加人。其明知肖某好酒,在席间未予劝阻,在肖某饮酒后未加特别注意,亦并安排人员对其进行照料,或者及时送医治疗,最终导致肖某醉酒窒息死亡,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被告许某好意将肖某捎回,其行为本应予以褒奖,但下车后其发现肖某身体摇晃,酒力不支,在其宿舍内三次呕吐的情况下,更加应当警觉并意识到肖某已经严重醉酒,需及时送医解酒,但许某却独自离开去卫生间洗澡,未能尽到足够的注意和照料义务,致肖某最终醉酒窒息死亡,被告许某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其余同事相聚一起吃饭喝酒,目的是增进友谊、培养感情,为人之常情,但同事们在共同聚餐饮酒过程中,当发现肖某不能自控或者出现饮酒过量情形后,均未予以善意提醒,加以劝阻和疏导,并护送肖某安全回到住处,或者及时送医院解酒,因此对肖某死亡的后果亦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考虑到每逢喜事,喝酒助兴是生活中的传统,如果有人横加干涉,似乎又会扫众人之兴,有违风俗习惯,众同事并不存在重大过失,责任也应适当。
    法官的点评入情入理,庭审结束后,原、被告双方均同意在法官的主持下进行调解。最终达成事主赔偿2万余元,许某赔偿6万余元,其余各被告分别赔偿原告1600元的赔偿协议。
我国有悠久的饮酒传统,每逢喜事,常常操办酒席,“无酒不成席”,“酒逢知己千杯少”,酒友之间甚至还流传着“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的口头禅。但是,小酌怡兴,大饮伤身。本案就是一起过量饮酒导致的悲剧,本案提醒大家:美酒虽好,切莫贪杯,生命无价,闻者足戒!希望大家能够以更加理性的方式重新审视我们的“饮酒传统”和“劝酒文化”,只有文明饮酒才能尽酒之效,只有杜绝意外事情发生才能构筑更加健康的人际关系。
责任编辑:海安法院